随机新闻
瑞邱新闻网>国际>苏格兰史︱18世纪的爱丁堡与格拉斯哥为何迥然不同?

苏格兰史︱18世纪的爱丁堡与格拉斯哥为何迥然不同?

发布时间: 2019-11-14 16:18:49 热度:1588 次 

在《双城记》中,查尔斯·狄更斯将伦敦和巴黎比作欧洲的两座城市。那么爱丁堡和格拉斯哥是苏格兰的孪生星座。这是两个个性不同的城市。今天,当你漫步在卡尔顿山顶俯瞰潺潺的北海,或者在皇家英里大道上仰望路尽头的爱丁堡城堡时,你会发现爱丁堡是一个位于山和海之间的领袖之地,而格拉斯哥则以一个衰败的工业城市、废弃的码头、破败的工厂和满是酒鬼的街道为标志。这是今天两地给人的印象。然而,如果我们回到18世纪,苏格兰的双城将呈现一幅非常不同的画面。

爱丁堡:辉煌与侵蚀

爱丁堡在18世纪以前是苏格兰最大的城市。爱丁堡在1707年合并后,是英国仅次于伦敦和布里斯托尔的第三大城市。到18世纪中叶,人口已经超过5万。从那时起,爱丁堡的人口在1775年飙升至8万。

画家笔下的18世纪中期爱丁堡

作为“北方的雅典”,爱丁堡在这一时期贡献了大量的文艺人才。大卫·休谟曾经自豪地宣称:“我于旧历法1711年4月26日出生在爱丁堡。我的家庭背景在父母两方面都很出名。”在自传中,他将爱丁堡比作“文人的真实舞台”。这一阶段最精彩的时刻属于18世纪中期。正如奥斯内特所说,“如果18世纪中叶的爱丁堡正在经历越来越多的物质痛苦,那么它的心智正在迅速成熟。简而言之,它已经开始收获几代人在大学演讲厅播下的金色果实。”18世纪中叶的爱丁堡不仅有精英俱乐部和色情俱乐部等一流的社会团体,而且还有以大卫休谟为代表的大量文化巨人。

然而,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爱丁堡变得拥挤不堪。来自苏格兰各地的人群涌入这座拥挤的古城,使这座古城不堪忍受。皇家英里大道沿线的建筑破旧不堪。10层的建筑正在倒塌。狭窄的街道挤满了人、牲畜和车辆,垃圾堆积如山。笛福在访问后对爱丁堡发表了评论:“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一个城市像爱丁堡这样狭小的空间里挤满了这么多人。”诗人托马斯·格雷说:“在所有的首都中,爱丁堡是唯一一个从远处看风景如画,从近处看又臭烘烘的城市。”1746年,一名无名士兵跟随坎伯兰公爵的大军穿过爱丁堡,生动地描述道:

爱丁堡是一座美丽的城市,甚至拥有欧洲最高的建筑。然而,爱丁堡也有它的缺点,最明显的是它太脏了,城市里到处都是粪便。在大约早上7点打扫每栋房子之前,粪便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恶臭。我相信爱丁堡在这方面绝对属于世界。每天晚上10点以后,走在爱丁堡的街道上,如果你的头上没有一个装满粪便的便盆,那绝对是一种福气。作为一个外国人,每当我听到路人大声喊:请举手,请举手——意思是当我经过你摔倒时,它会让我发笑。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18世纪中后期。在新城市建成之前,爱丁堡的老城区还没有建立自己的下水道和卫生系统。猪、羊,偶尔还有奶牛在城市的道路上大摇大摆地走着。路上有些人带着便携式厕所和小窗帘向路人兜售,“方便吗?”如果路人从头顶的窗户听到“加德罗”!(法语:小心你的头!(快跑,这意味着楼上的人往下面的街道或院子里倒脏水。

18世纪爱丁堡的街景

这只是苏格兰首都的外部。如果你深入街道和小巷,你会发现城市的另一面。上述未命名的英国士兵发现了藏在爱丁堡canongate附近的秘密:

这条街上有无数妓院,他们的常客经常问一个问题:他们有没有染上和尚的屁股,也就是说,他们有没有染上性病?那时,性传播疾病在爱丁堡猖獗...这里的女人经常用苏格兰格子呢裹着头和肩膀。这些都是掩盖他们裸体的好遮盖物。爱丁堡有很多漂亮的女人。他们有金色的头发,漂亮的外表和雀斑。他们走在街上,脚步高贵,举止优雅。

不仅是外国的英国士兵,甚至当地的绅士也被这里的浪漫气氛所腐蚀。詹姆斯·鲍思·韦尔(James Bao Si Weir)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但他是一个沾花惹草的人。在鲍思韦尔的记录中,爱丁堡的性病非常普遍。当鲍思韦尔的父亲抱怨他的儿子不断将淋病传染给苏格兰女孩蒙特哥梅利·坎宁安夫人时,她安慰鲍思韦尔说,“告诉他性传播疾病现在非常普遍。”

格拉斯哥:商业与活力

格拉斯哥显示出更强的商业氛围和活力。格拉斯哥的商业化始于18世纪初。1855年,斯特朗写道:“如果世界可以根据不同的年龄划分为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和钢铁时代,那么至少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格拉斯哥只有一个时代——商业时代。”这个只有12,000人口的小镇在18世纪初开始看起来像一座城市。1755年,格拉斯哥的城市人口为23,546人。到本世纪末,格拉斯哥的人口接近8万,几乎是本世纪初的7倍。

1760年格拉斯哥

约翰·雷(john ray)在他的亚当·斯密传记中以相当诗意的风格描述了18世纪格拉斯哥的田园风光:不用说,18世纪中叶的格拉斯哥与今天的格拉斯哥大不相同。它只有23,000人口,就面积或外观而言只是一个小村庄。布鲁莫罗周围的地区仍然是一个扫帚花的世界。河上只有几艘平底船,闲人在码头上闲逛,看着对岸的渔民把渔网撒进河里,把渔网拖到绿色的河岸上。城里的牧民每天早上吹响号角,把所有家庭的牛从德隆格斯盖兹和索托马基赶到公共牧场。在诺曼·尼科尔(Norman Nichol)的著作《格拉斯哥和烟草之王》中,可以读到乡村中包含的商业元素:“城市中最引人注目的建筑是格拉斯哥教堂的尖顶、格拉斯哥大学的塔楼(格拉斯哥大学当时仍在市中心)、以及哈奇森医院。托尔布斯和市政厅是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一座旧桥横跨克莱德河。河上可以看到白帆。这是一艘来往于格拉斯哥港和这座城市之间的船。然而,就在城外,河边是一片田园风光,草地上不时躺着青草和牛。那时,格拉斯哥几乎没有商店和餐馆。这座城市通常很安静,交通也很少。最常见的是克里斯提尼母牛的低沉声音。”

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十字路口是由两条主要街道的交叉形成的。一个是从克莱德河到教堂。从河流到教堂的那一段叫做“盐市场”。另一条路穿过教堂大门,有许多名字。有人称之为“高步态街”。有些人也称它为“高柯克街”,大街,高街,甚至直接称为“街”。此外,格拉斯哥还有一条连接特龙门和盖洛门的古老街道。自从格拉斯哥成为一个城镇以来,加列戈斯就一直是行刑的地方。违反城市法律的人,无论男女,都被绞死在这里,人群聚集在一起。

18世纪格拉斯哥的街景

格拉斯哥表现出的活力很快赢得了名人的青睐。1767年访问格拉斯哥后,蒙塔古夫人称它为英国最美丽的城市。在一封给朋友的信中,她写道,她爱这座城市胜过她所见过的任何其他商业城市,因为利润并没有带走所有人的注意力,而且“对科学、艺术和农业的兴趣都在他们的位置上。”笛福在访问后对格拉斯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评论说,“如果伦敦被排除在外,它将是英国最干净、最宏伟、建筑最好的城市。”当贝拉米夫人1764年来到这座城市建造剧院时,她叹了口气,“宏伟的建筑和美丽的河流...让她感到非常快乐。”

虽然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出生在苏格兰东海岸,但他对格拉斯哥有着良好的印象,他多次在聚会上称赞格拉斯哥迷人的风景。”根据约翰·雷的记录,史密斯对格拉斯哥的赞美曾招致约翰逊博士的批评,“但你去过布伦特福德吗?“当时,英国的布伦特福德是阴郁和肮脏的同义词。对格拉斯哥不感兴趣的约翰逊后来访问了格拉斯哥,“忍不住说了些赞美的话”。詹姆斯·鲍思·韦尔(James Bao Si Weir)之前提到,他与约翰逊关系非常密切,不禁提醒他,“但你说的是布伦特福德。"

为什么这两个城市在同一时期有如此大的差异?亚当·斯密认为,重要的原因是格拉斯哥的商业社会更加成熟。18世纪的爱丁堡不仅有传统的贵族和地主阶级,而且还有一个新的阶级,由银行家、律师、牧师和大学教授,以及体力劳动者和底层的穷人组成。史密斯称这个班为“以人为本”的小组。

史密斯在《警察论》中比较了格拉斯哥和爱丁堡的社会差异,他说:“在格拉斯哥,几乎没有人使用一个以上的仆人,死刑案件比爱丁堡少。在格拉斯哥,这种情况发生需要几年时间,而在爱丁堡,这种骚乱并不少见。这表明预防犯罪的关键不在于建立警察,而在于尽量减少依赖他人的人数。限制人类堕落,不要依赖太多。相反,独立会提高一个人的诚实程度。”他接着指出,建立商业和制造业是预防犯罪的最佳政策,因为商业和制造业有助于增强人们的自力更生能力。一般来说,从商业和制造业获得的工资高于从任何其他方面获得的工资。结果,人们变得更加诚实。如果人们可以通过正当和勤劳的手段获得更好的食物和衣服,谁愿意在公路劫匪的活动中冒险?

在18世纪启蒙思想家的眼中,商业社会是一个分工和交换的社会。分工和交换带来了商业文明和秩序。今天,当我们回顾18世纪爱丁堡和格拉斯哥时,我们不妨从启蒙思想家的商业社会理论中探究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上海11选5 幸运28购买 快乐赛车pk10 快三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4zawaya.com 瑞邱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